Hero訪談木村拓哉+中井貫一

7月3日,HeroSP篇登場的時刻

首先來撥冷水,自己的猜測,舊版的眾演員們出鏡的時間會非常少,而且,很大可能是以回憶鏡頭剪輯出場,當然也包括舞子。

儘管如此,還是異常期待24小時之後HERO會呈現出怎樣的感動

翻譯:Fox
來源:Hero官方網站

HERO 2006 SP 木村拓哉專訪

Q、相隔五年,確定再度演出HERO時,你的感想是?

A、由於這是以往未曾經歷過的,亦是我沒從事過的,剛得知這個消息時我感到些許的驚訝和興奮。我曾經參與很多作品的演出,這次飾演的角色是曾經結束了的角色,因此也會擔心自己是否能延續這個角色,結果演起來反而意外地順利。

Q、在你心中,久利生並非是曾經結束了的角色吧。

A、當然已經結束了啊,隨時間流逝也會讓這個角色被淡忘,然而故事的發展不管是在石垣島或是其他地方,他的確是存在的。像是搭飛機等,至今我經歷過了許多事情,確定的是,除了最後會迎接死亡之外,其中尚有過程和時間值得去品嚐。而我認為久利生在這些過程當中,是個完全不會變的人。

Q、經過了五年,再演出久利生會變成怎樣呢?

A、我認為應該是這樣子的,與其說這五年他有了什麼成長,不如說是相隔五年又見到他。雖然想看他在這五年之中的變化,卻發現他的定位一點都沒變。

從當初接演這部戲的第1集開始到第11集的時代開始算起,至今實際上過了5年,當時也沒有像現在這樣以小孩為主謀的犯罪事件。這不是達文西的故事。我只是單純地享受那種,被拍攝的人沒變,故事背景改變了的樂趣。

Q、這次拍攝續集是因為故事背景換了啊?

A、「一起來拍吧」,當工作人員這麼邀我時,他們一起跟我提到了現今的社會,我自己也看過許多電視的報導,有相當多的事情令我非常驚訝。我不想怪罪於社會,只是省思自己內心是否也有這樣的想法。

Q、我想你本身是喜歡久利生這個角色的,他的什麼地方讓你特別欣賞呢?

A、對那種用電腦處理只要數秒就可以完成的事情,他會堅持到底直到讓自己認同為止,而不是交由電腦來制定基準、判斷對錯。在這種漸漸地把繁雜的事情都交給機械處理的的社會,他自己也有很多IT產品卻不會完全仰賴科技,我非常欣賞他的這個部份。身為人,有這樣子的堅持是很有魅力的。

Q、讀了劇本後是不是覺得更吸引人?

A、(他)根本就沒變啊。劇本當然非常有趣,即便是定裝,也都建構在劇本上,這樣的感覺令人覺得很好玩,常是在讓人感到驚訝之下進行的。

Q、對於劇本有什麼樣的看法?

A、對於劇本的看法,其實就是打地基、把基礎做好,這次我就是從這開始參與演出的。對於其中拍攝工作、人物關係等等,或是動機都沒有事先提到,是大家一起聚集在做為集合場地的咖啡店裡,有時沉默有時喝茶,對旁邊的人品頭論足,邊說著笑話,邊討論著這樣做好不好,或是那樣的感覺比較好。真的就是在喝茶當中討論出來的。

Q、你和中井貫一、堤真一以及綾瀨遙一同演出的感覺如何?

A、關於中井貫一,非常符合劇本上的描寫,他是個非常有深度的人,他的存在本身非常神秘,因此真的非常令人期待與他一起演出。若非演出久利生的角色就無法如此輕易地接觸到這樣子的人,因此非常高興能夠演出久利生這個角色。

關於堤真一,前陣子我傳了「請多多指教」的簡訊給他,然後很高興收到了他的回訊「休息了一段時間,請你高抬貴手多加指教」。

而對於演戲,跟上次提真一的演出角色有完全不一樣的人物關係,這次的氣氛較為特殊,因此我非常期待這一部分的演出。

綾瀨遙的話,我認為她是個很可愛的女孩。看了她在其他戲劇的演出,覺得她是個非常敬業的演員。

Q、這次需到山口縣就任,你對這有什麼看法嗎?

A、是在都市中無法體會的,像是顏色、溫度、及採光都不一樣。我對這些在都市中無法感受到的事亦非常地有興趣。若非如此,將舞台移至那就沒有什麼意義了吧。對於地方都市,劇本上亦有描寫,像是無法進入國會議事堂的人從國會外端詳般。

這兩件事好像無關啊。

但那樣的想法我想大家應該都會有。

就算是一件T恤的挑法,也有很多不一樣的做法不是嗎。

Q、和前次一同演出的夥伴們的再次相逢是否令你期待呢?

A、當然很期待啊,但這也不是同學聚會啦。會有新鮮感,在這種新鮮感之中,希望我們能夠有著不同以往的演出。

Q、相隔5年,你希望大家怎麼看待久利生這個角色呢?

A、我們並不是拍第2部,這個故事全都在一本劇本當中,我只是把以前只要看110頁的內容突然增加到600頁而已。當然,這些都是工作人員和導演們不斷地討論之後的成果,當我們在想像他們5年的生活時,大家可不是皺著眉頭拼命思考,而是想到許能讓人露出笑容的故事,因此在開始進行拍攝時,如果他們能夠一起在現場,能夠一同存在的話就好囉。

HERO 2006 SP 中井貴一專訪

Q、請你說說瀧田是個什麼樣的角色?

A、我認為,基本上他是個深受村民愛戴的人,明知道犯罪是不好的,卻不小心踏進了一個絕對不能碰觸的世界,因此無法原諒自己。

善與惡如同正面和反面。從反面看亦有部份正當性。一定會有一部分具有正當性。我不認為瀧田得表現出這部份的正當性,只希望大家能夠在這個認真生活的男人身上,看到他最後的悲哀和節操。

Q、上次木村拓哉說過「瀧田的存在很神秘」。

A、一般來說,這樣的戲都在搜尋犯人,然而這次則是描寫嫌疑犯的心態如何影響檢察官,並不只是讓犯人自白的這種作法,雖然複雜卻非常有趣。

Q、對你來說的HERO是?

A、HERO是因人而異的。我相信久利生也不是全世界的HERO。他不像我之前看過的FRISK的廣告中所描繪的,只要一吃FRISK就突然能夠辦到不可能的任務的那樣萬能。久利生擁有的那種能力,是將微不足到的小事發揮最大的作用。

而在他周圍的人都能夠發現到他的這種才能,久利生本身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氣質,漸漸影響他週遭的人,進而使他們改變。他就是一個擁有這樣能力的人。

Q、你和木村一同演出,有什麼感想?

A、前幾天,我們剛拍完劇本將近25頁,長達24分鐘的戲,讓我見識到他身為人應有的分寸,以及深度。

看著他對於身為一個男人,知道應該如何拿捏的這種分寸,讓我非常的認同。

他深知木村拓哉就該盡木村拓哉的本分。

我想那是一同演出的人才能夠感受到的。

一起度過的24分鐘,就像是度過了一個非常緊湊的集中訓練的生活。
對於演技,他亦是十分的嚴謹。將事物建構的方法、對自己的期待完全一肩挑起,有著如此的節操。站在頂端的人所背負的一切果然令人欽佩。從拍攝中看到他那種完全不做任何矯飾,全部都得自己負責的精神。

Q、對於這24分鐘的戲,你本身有什麼感想呢?

A、讓我感受到,想著一定要有所貢獻之外,還要能夠真正變成了瀧田這個人。因為有久利生,才會有瀧田的存在,這樣的組合能夠擦出什麼火花呢?久利生會怎麼應答?這些如果不真的嘗試的話是不知道的,在拍攝現場是否也會出現劇本上沒描寫到的東西呢?

木村將久利生演的活靈活現的。

真的就有如在密室中拍攝般,連工作人員也都非常專注。在這樣沒有任何雜念之下來演出,是身為演員的幸福。

Q、透過戲劇,有沒有想對觀眾傳達的訊息呢?

A、我完全沒想過呢。

因為每個人所理解到的都不一樣。只希望他們能夠記得有過這部戲劇就好了。

Q、你希望別人怎麼看待HERO這部作品?

A、我希望他們能夠認為這不只是有趣的作品,還是部非常精采的作品。

希望他們在覺得「昨天那部戲好有趣喔」之外,還能夠永遠記得這部戲……

那麼我們就會感到更幸福了。

相 關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