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主婦 第33話 自己

第七周 第33话 自己

漱石表示自己要留在這個家,衆人歡呼
旁白:我是一名主婦,果然是一名主婦,名叫小綠。笑

原因是手上的航空信

打發走閑雜人等,千代子,Takashi,漱石和小沢坐下

小沢慚愧道出自己已和妻子分居2年有餘,加上漱石念出信上書寫,母親正和比自己年輕10嵗的法國男子共同居住在法國南部,表示希望小綠不要參與進來。大家也慢慢了解到這背後的千秋。

漱石:這個男人希望借女兒的力量和妻子復合
小沢:(哭)雖不甘心但這是事實

Takashi覺得奇怪,爲什麽明白事情的始末的漱石依舊願意和小沢去法國呢?漱石酸溜溜地說,你們又不阻攔我(笑)千代子快樂的鼓掌當然理由不僅如此,漱石希望規勸小沢用自己的力量和真心去爭取而不是利用自己女兒。

結果後來演變成大家稱讚漱石的熟諳人情,讓漱石好不得意。

父親準備回去時,Takashi再次下跪。Takashi說,雖然現在來看,自己在15年前說了大話,可是現在不一樣了,自己已爲人父,能充分了解當年父親對女兒的珍愛,希望能完成15年前的托付,希望父親能放心把小綠交給自己。被感動的漱石也同樣跪下行大禮(可是她用的是男姿吧,笑) 總算這次皆大歡喜。

本來以爲再次恢復平靜的生活,可是,大魔王殿下怎麽能這麽輕易放過你們呢(笑,奈奈上身)

一日,小松猴子(哦 不 小松編輯)歡快地跳入咖啡店給夏目老師帶了一個好消息。由於受到好評,編輯部決定加印上次出版的小説,3万本(記得初刷的數量嗎?笑 三千本)報紙上評論的文章讚譽小綠是平成年代的漱口老師。得意忘形的漱石自討無趣問坐在身旁吃點心的夜靜他的小説多少本,100万。黑綫。另外一個好消息,這個月的「レオナルド」封面,是夜靜讀「我是主婦」的畫面(弟子對師傅的報恩嗎 笑),上了這種性質的雜誌,銷量會翻倍,也就是6万本。

所以這天晚上,矢名家的晚餐特別豐富,爲了慶祝小説加印。看到紅色的八寳飯(或紅豆飯,看不清楚,笑),紅睡衣突然想起危機時刻,真由美說自己月紅沒來的事情。父親的擔心爆發,急切地問到底怎麽回事。真由美笑笑說當然是騙人的。紅睡衣不放棄地追問“你和五十嵐到哪裏了”(笑 直接問進展到什麽程度就好啊)聽到紅睡衣轉彎抹角,漱石直接發問,真由美你還是童真女嗎?千代子補充,處女的意思(這兩人和諧得過分了 黑綫)真由美的回答讓紅睡衣更擔心,“大概”。

另外一邊,小松和夜靜也在討論"多分"(日文中音近"大概")。小松即將要被調職,從低俗的「女性他聞」轉到正統文學月刊「文藝多分」(這本月刊是仿「文藝春秋」吧,封頁的格式類似的)對編輯來說,這次的轉職當然是一件天大好事,小松一直的願望就是能擔任真正文學作品的編輯。可是這個喜訊卻讓他困擾。轉職意味著,再也不能擔任夏目老師的責任編輯。他不知該如何對老師提起,便拉了夜靜一起商量。另外一件事,是誘惑停筆的夜靜重新開始連載,在「文藝多分」上,每週30頁。感傷嚴肅的氣氛立刻被兩人玩起“是和不是”打破,被店長提醒已歇店,快離開,笑

半夜2時,漱石準備就寢,可是,自從上一話假裝小綠回答紅睡衣的問話后,微妙的事情就持續發生。笑,漱石剛躺下,一旁的紅睡衣立刻爬起。Takashi,你一直就沒有睡嗎?矢名家的就寢時間好像是11時吧。還有一點,早就覺得奇怪,爲什麽炎炎夏日你們家晚上的被褥那麽厚的說?

紅睡衣試探地靠近漱石,誘惑地問“小綠” 漱石心中格登一下,“來了”。可是自己的喉間卻發出小綠的聲音,“什麽啊”。漱石在心中責怪自己爲什麽要回答,爲什麽還故意裝小綠的聲音,自己也越來越不明白自己了(看來漱石離變態的境界已不遠,笑)正當漱石在心中自我分析的時候,紅睡衣已經鑽進了被褥,正在努力粘上"小綠"

眼看紅睡衣成功在望,房門再次被打開,又是真由美,説是交給漱石早前有人拜訪留下的名片。這一點很微妙,真由美爲什麽會半夜2時還未睡呢?笑

漱石一大早就背上小桌和Notebook出門,碰上用法文問早安的Yasuko一臉怒氣。千代子解釋說這是夫妻生活的問題,笑。其實事實大概和你們想象中有所不同。鼓起勇氣的小松,告訴漱石自己即將被調職的事情,本以爲老師會勃然大怒,誰知道,遲疑了一秒的漱石淡淡地說了一句“哦這樣啊”便開始和新的刊物編輯洽談起業務來。把他完全冷落在一旁。

小松,心情越來越難過,一人來到了咖啡店。本以爲老師會生氣的,卻被完全無視了。自己以爲這麽久以來,和老師是齊心協力一起努力過來的(使用的成語是二人三腳),但是現在想起來,大概老師也只覺得自己是一個有趣的人,僅此而已。老師是無人可取代的存在,而自己這樣的小編輯,可取代的對象數不勝數。算什麽,編輯到底算什麽呢。抱緊公文包哀嘆的小松,演技讚讚讚!!

小松和夜靜兩人相同的處境,在一起發起牢騷。其實你們都是打從心底喜歡夏目老師不是嗎?以爲夏目老師不了解自己的心情,其實漱石比誰都清楚,他們正在喝酒的時候,漱石突發奇想,用烏龜的身份來説話,烏龜漱石講述的,正是這兩個被困擾人的故事。

白日的場景,鏡頭中夜靜抱著小松入眠(不是腐情節 笑 喝醉了而已)被漱石一桶冷水潑下。兩人的情感大爆發,哭著鼻子控訴老師對自己的不平。小松抱怨以爲老師會對自己轉職的事情生氣的,可是卻無視自己。漱石的道理是小松能向上行,自己為他高興都來不及,怎麽能自甘墮落一輩子就跟著自己。一席言下來,小松發現自己誤解了老師的好意垂下了頭。夜靜則是擔心自己的文章如在「文藝多分」連載,會給老師帶來更多的壓力。被漱石斥責你是我的徒弟,你的名氣再大,出版的書目再多,自己也不會介意啊。

和我這種變態人格,時不時會變成另外一個人,要時刻擔心分身的工作和家務的人比起來,你們這些正常的人到底有什麽不滿啊。適可而止。店長,小松和夜靜一起乖乖地回答接受了教訓。笑

這次的新書發表,漱石和烏龜漱石一起來到了書店(不再是車站旁的書攤了哦),七月刊的「文藝多分」封面上印著"夜靜的再出發,新連載字樣"。烏龜漱石旁白:“主人的連載也從「女性他聞」轉到了「文藝多分」”可是翻開書后,漱石微笑的表情漸漸變僵。

咖啡店,怒喝夜靜和小松,

漱石:“爲什麽朝野的頁數比我多!這個傢伙可是我的弟子"
小松:“人氣不一樣,文學界是很嚴格的”
漱石:“可惡,調查結果是什麽”
小松:“25位”
漱石:“你的呢”(面向夜靜)
夜靜:“第一

漱石,早前的話都忘光光了?

< SCHEDULE >

第一周 第01回~第05回(5/22~5/26)
第二周 第06回~第10回(5/29~6/02)
第三周 第11回~第15回(6/05~6/09)
第四周 第16回~第20回(6/12~6/16)
第五周 第21回~第25回(6/19~5/23)
第六周 第26回~第30回(6/26~6/30)
第七周 第31回~第35回(7/03~7/07)
第八周 第36回~第40回(7/10~7/14)

< STAFF >

脚本:宮藤官九郎
導演:高成麻畝子 坪井敏雄 木村政和 川嶋龍太郎
製作:磯山晶
音樂:福島祐子
主題曲:「家庭内デート」by やな家(及川光博&斉藤由貴)
播出:2006年5月22日~7月14日 共40回

< 出演 >

矢名みどり 37嵗 斉藤由貴 矢名たかし 37嵗 及川光博
矢名まゆみ 13嵗 東亜優 矢名じゅん 9嵗 荒井健太郎
やす子 池津祥子 ゆきお 川平慈英
つぼみ 能世あんな ひろし 35嵗 レッド吉田
すみれ 原史奈 矢名ちよこ 竹下景子
小松 岡田義徳 夜しずか 高橋一生
総菜屋·根本 宍戸美和公 魚屋·鈴木 青木和代
豆腐屋·小森 三鴨絵里子 五十嵐コウジ 坂巻恵介
妄想の漱石 安住紳一郎 夏目漱石の声 本田博太郎

< Keywords >

Drama dorama 吾輩は主婦である syufudearu yuki saito michi oikawa mitsuhiro 我是主婦 宮藤官九郎 斉藤由貴 齐藤由贵 及川光博 我是主妇 宫藤官九郎

< 相 關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